掇刀文艺
记得
日期:2019-08-05    文章点击率:104    


我记得悬崖上的那颗松

低矮,横向生长,寻找最佳的平衡点

石头缝里  根应该是千折百绕的

听得到一节一节

探寻到新生机的冲动与激情

悬崖突出,头上的天空没有遮蔽

苍鹰盘旋斜飞。

脚下的深谷一览无余

溪流与藤蔓,一尺土地的眉与韵。

有时记得荒芜之径的尽头

一朵粉色的木槿花

突兀地开在童年的篱笆上。拐角处

丰满的春天撞得心扉跌宕

……

无法向前走的时刻

我就停下   安静地

摘取一树的记忆红果

念珠般捻数

不是为了放下,为了对自己和世界行善

而是一直想获得更多的念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