掇刀文艺
范 老 师
日期:2019-03-07    文章点击率:113    

 

每当听到?红梅赞?那高亢、激昂的旋律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的老师——范荣九老师。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小学教师要是通才,不但教语文、算术,别的课也要能带,包括体育、音乐等。范老师就带过音乐。尽管他年纪较大,门牙都掉落了一颗,但他还是满腔热忱, 诚心诚意地歌唱。“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向阳开——”老师忘情地教,我们忘情地跟着唱。

  老师是河南渑池人。十四五岁就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后从国民党部队设法逃出,一路辗转到夏巷、肖场,后才在肖场安了家。期间,仅在1961年回过一次老家。少小离家,母亲去世,也得不到音讯,更不说送行了。离别,刻骨铭心;家乡,魂牵梦绕;乡愁,连绵不断。这种家乡情结,甚至在老师的讲课中也会自然流露出来。原小学有篇课文叫?将相和?,由“完璧归赵”、“渑池相会”、“负荆请罪”三个故事组成。老师讲这一课时,神采奕奕。蔺相如临危不惧,面对强秦,奋勇抗争。老师讲得慷慨激昂,我们听得回肠荡气。现在想来,这堂课会有如此效果,恐怕与这个故事发生在老师的家乡有一定的关系。老师在为蔺相如的大智大勇叫好,也在为家乡历史上上演过这动人心魄的一幕感到自豪。

  老师讲课以姿势助说话,极为传神。记得老师讲赵树理的??一文时。一个握手的动作,让我们记住了王新春怕和陈秉正握手,因为一被他握住像被钳子挟住那样疼。一个抓的动作,让我们感受到了陈秉正的手跟铁耙一样,什么棘针蒺藜都刺不破它!一个乜斜的眼神让我们知道那个学生对陈秉正的手,并不是欣赏而是有点鄙视。一段独白:是叫你们学成我这手,而不是叫你们长成我这手!让我们明白,不是开山,陈秉正的手也不成这样。正是有了无数像陈秉正这样的人在前面开山筑路,我们才能生活在幸福之中。

  听老师讲课是一种享受,欣赏老师书法是另一种享受了。老师的书法融柳、颜等体于一炉,楷、行、隶、篆皆长,尤工楷书。写的印本和帖一样。老师的书法布局合理,笔画规范,端庄大气,被誉为城南一枝笔(指毛笔字)。遗憾的是这么好的书法老师,作为他的弟子我,字却写得很差,只能怪自己天资愚笨。

  范老师教育学生,有时会用一些独特的教育方法。有一次,一位同学因上课调皮,放学后,被留下来。回家当然会迟一些,另一位先放学的学生幸灾乐祸地问,你怎么了,这时才回家。这位同学因为被留,本身就有火,加之一问,火上加油,生气的说:“我恨不得一锄头锄死他。“那晓得他的这位好朋友又马上到范老师那里告了“刁状”。第二天集体放学时,范老师找了把锄头,当着全校学生的面,递给这位同学,然后说:“某某同学,你说要锄死我,现在就锄死我吧!”这位同学当即哭了起来。从此以后,这位同学发愤学习,努力改掉坏毛病,进步非常快。范老师病重时,已是大队干部的他,得知消息后,当即表示,大队花再多的钱,也要把范老师的病看好。

  范老师教育学生,发现你有什么不好苗头,不管校内校外,不分路远路近,都会及时处理。那时集中放学,列队出校。每个教师护送一路或几路学生回家,一般送出几百米远后,就回转。当范老师得知我们一队学生不按时回家,在岳垱玩耍斗殴时,老师预先在岳垱埋伏。当我们占据各自的阵地,高喊冲啊,杀啊!又准备战斗时,老师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我们一个个傻了眼,像老鼠见了猫,低下头。老师要我们回校去写检讨,我们当然不肯。老师征求我们的意见,你们说怎么办?我们说就在这里写。于是就在原地写了保证书,老师夹在帽子里,然后目送我们回家。

  老师偶尔也会说不太得体的话。那时的学生“大法”不犯,“小法”不断。且喜欢告状:“老师,他骂我了”;“老师,他打我了”;“老师,他撩我了”。老师不胜其烦时,有时也会来一句:你是个好东西!

  老师对我的关怀和教育是严格的,更是深远的。老师教我们的时候,父亲还是大队党支部书记。老师要我严格要求自己,不让别人说搞特殊化,别给父亲丢脸。1970年下学期,我到肖场小学执教时,老师还未退休。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别急于事功,扎扎实实地学,扎扎实实地教,争取用六年时间,满跑(即能胜任各个年级的各科教学)。1971年底,老师退休了。1973年放暑假后,我去看望他老人家。他得知我已带了一届毕业班(算术),喜形于色,连声说,不错,不错!比我的设想要快。同时,也告诫我不要骄傲。凡此种种,现在回想起来,心还是热的。

  国民党军队的生活摧残了老师的健康,加之对家乡、对亲人的过度思念,老师的身体很不好,退休后,不几年就去世了。老师一辈子除去在国民党军队生活的一些年,剩余的时间都在从事教育工作。真正做到了:春蚕丝尽,蜡炬泪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