掇刀文艺
城西北沿路即景
日期:2019-03-07    文章点击率:244    

 

丁酉深秋,余带上伞,几个月饼与茶水,骑着自行车从西山林语出发,沿着海慧沟前进。到蜜蜂博物馆路标处折而向北,进入石莲村。沿路两边山上,多是青黑的松树,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植树造林的成果。阵阵松涛似在赞颂当年的建设者们。这靠人工栽植起来的满山满山的松树,在什么都靠机械的今天,令人感慨万分,对当年的植树人油然而生敬意。

行了五六里,越过西外环,就是蜜蜂博物馆。继续北行,路边、山上的菊花多起来,星星般的菊花散在树林间,散在草丛里。簇簇金菊开在路边,开在水边,开满山坡,爬上篱笆。沿路蜜蜂嗡嗡作响,正在辛勤采蜜。不是春光,胜似春光,沿途黄花分外香。难怪陶潜爱菊,元稹颂菊。

约莫又行了十来里,进入团坊村。骑行数里后,见一农家,白墙黛瓦,很为古朴。门前堰塘碧水涟涟,岸边翠竹青青,环境非常幽雅。于是前往探访,主人姓袁,名家华,年近七十,一米八以上的个头,很是魁伟。我虽是不速之客,却受到热情接待。攀谈得知,此处乃团坊咀子。居今已有300余年的历史。此民居原为五正五厅,中间一长形天井,正屋与厅屋有厢房相接。后主人在左建三正三厅,与原居浑然一体。

主人是入赘团坊咀子的,自从来到团坊咀子后,袁家华就用大山般的肩膀撑起了这个家。种田、喂蜂、打絮,只要能赚到钱,他都干。终于有了一些积蓄,于是在一九八五年正月二十动工建造此屋。动工时只他们夫妻俩,他们用板筑墙,妻子用箢箕递土,他在墙上接,用杵捣结实,直到搁挑时才请了几个人,将山(指墙尖)筑起,将屋盖好。所用木料,光檩条就100多根。屋建造好后,又将正屋和厢房陆续搭上楼板。6间屋的楼板都是他们夫妻俩用大锯锯的,是他用刨子一刨一刨刨平的。堂屋还做了阴阳缝。用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形容他们的精神都不为过。

怀着敬意与团坊咀子主人告别,继续北上。行不多远,是老君台静心斋,两边楹联是:白石岩下风尘静,圣境山中日月长。方知已进入圣境山的风景区。前行不久,进入峡谷,路随峰转,先是向东,继而向北,然后向西,共有五里路光景。沿途奇山异石不可名状,小鸟啁啾,秋虫吟唱,环境幽静极了。路开始升高,往前看,有大山挡道。来到山前,路却向北去了。用陆游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形容我经过此地的感受,甚为贴切。走不多远,向北一望,玉皇阁露出一角,不禁喜出望外。于是抓紧赶路,路越来越陡,最要命的是,天空飘起了雨。只好一手推着自行车,一手撑着伞,奋力前行。路还在急速上升,人早已气喘吁吁,脸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

大约行了四五里,上得山来,迎接我的是八仙。八仙在一块平地上,呈半圆形,彼此相望,既可各显神通,又可互相照应。雕像用青石雕成,塑金身,高数米,很为壮观。八仙神情各异,栩栩如生,可称九龙谷艺术中的精品。往东,登上几级台阶,是碑廊,荆门不少的文人墨客在此吟诗作赋。描写九龙谷人文景观的悠久,自然景观的幽美。

游览碑廊后,往南望去,白石岩上,玉皇阁赫然在目。白石岩海拔504米,峭壁垂直高度约120米,地势极为险要。玉皇阁就建在这上出重霄、下临无地的白石岩之上。天公作美,雨住了。登上玉皇阁,四周景色尽收眼底:东面山坡,树树秋色,五彩斑斓;西面漳河,茫茫漳水,烟波浩渺;南面城区,座座高楼,耸入云霄;北面圣境,巍巍群山,连绵不断。

下阁回转身继续北行。山腰一条大路,通往圣境山。当年老子骑青牛才能过的青牛道,如今成坦途。这是一条绝佳的风景观光线。从山腰看下去,九龙谷在群山的怀抱中,地形酷似桃花源。秋色斑斓,不多的几户人家点缀其间,真是:城中十万户,此外三两家。向上望,山势奇伟,怪石林立,可与名山大川媲美。

行了四五里,到达圣境山的盘山公路,选择下山。雨又下起来了,幸好中途有一亭子,有了避雨的地方,就好说了。肚子早已饿了,将所带月饼,就着茶水,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之后,欣赏起四周景色来。雨帘从亭子四周垂下,望圣境诸山,笼罩在烟雨中。团团升腾起来的雾霭是乳白色的,轻柔得如梦似纱,时而凝聚在山顶,时而缭绕在山腰,真一番神姿仙境!这神姿,这仙境,像有意献给冒雨而来的我!

不知不觉,已是下午四点,雨小点了,正好出发。山风猎猎,衣袂飘飘,很快到了圣境山大门。一路穿金泉,历凯龙,过万华,回到城区,正好赶上吃晚饭。于是小酌两杯,惬意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