掇刀文艺
[阅读品评]天香
日期:2018-12-13    文章点击率:631    

天香

—— 读王安忆长篇小说《天香》有感

◎王丽萍

  初读王安忆,是因为她那部获得矛盾文学奖的《长恨歌》,那部书写得真好,令人百看不厌,尤其是文字,缱绻处似乎要滴出水来。上周在图书馆看到这部《天香》,我丝毫没犹豫地借了回来。

  现在有很多知名女作家,早先成名的张抗抗,池莉,林白,迟子建,铁凝,严歌苓,王安忆,后来驰名网络的辛夷坞,安妮宝贝等等,这些人的作品我都看过不少,但王安忆和严歌苓的作品却部部都是精品,文风厚重,底蕴深沉,读一遍有一遍的况味。初初读来,平淡无奇,但一路读下去,却有种“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意境了。这部《天香》里塑造的人物形象,我最喜欢的是小绸,其次是沈希昭,然后是蕙兰,这些个女儿,各有各的性格,各有各的情趣。比如小绸,看她丈夫眼中的一段描写:

  柯海听说希昭有意向香光居士学画,不由生出一番感慨,想这女子果然不是寻常的心性。阿潜(希昭男人)徒有聪颖敏慧,志向上恐怕不能与她相当。他还觉得希昭隐约有些像当年的小绸,都属那类有气度的女子,令人又敬又畏。娶了这样的媳妇,又像是福分,又像是孽缘,就如小绸与他。柯海这一生,几乎都被辖制着,伸展不开来,郁结得很。可奇怪得很,这又是他情之所至,并无人逼迫强行,没有反不能了。总之,是业障。

  小绸对柯海用情至深,恼恨他娶小妾,索性带了孩子独住一院,再不跟他来往,就这样两人一辈子都未再说话。小绸潜心作璇玑图,后来又开始习绣,把诗词画意融于绣作之中,因而独辟蹊径,开创了另一番事业。我挺欣赏小绸这个人物,很有个性,爱就缠绵,恨就决绝。谁说女子就是男人的附庸?就一定要等着男人来眷顾?在爱情的世界里,男女双方本来就是对等的,你不付出你的真心,凭什么要她为你痴心守候?世人都晓得锦上添花,可真正做到雪中送炭的又有几个?真正的爱,是双方用真心去呵护,用悉心去经营的。

  蕙兰出嫁了,男人张陛是个极其内向的,虽然心里很在乎,嘴上却从来也不善于表达,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多半都是缄默。后来男人早殁,剩下蕙兰用绣品独撑家业。一拈上针,做姑娘的岁月就好像回来了,耳朵边是燕子的呢喃和人声嘁喳,是在未嫁时的申府绣阁里呢!池子里的荷花几乎映在窗棂,知了在柳条上荡秋千。身前身后则是织锦和彩绣,细细密密,层层叠叠,丝丝缕缕,婆婆娑娑。那岁月好比珠帘,揭开一重,又有一重;揭开一重,又有一重,丁零作响,就是看不到头,分明是镜中月,水中花。再又一重放下,闭上一重;一重放下,闭上一重,眼前一阵缭乱,好一时方才风平浪静,眼前又是一张绣绷。针下是一朵长辫子花,吐着蕊,都有花香扑面而来。

  读着读着,似乎文字里面伸出一双双小手,引了你去到风景旖旎的天香园里去,非要你身临其境地亲身游历一下才可以。而自己呢,也仿佛真就游走在了香气缭绕的园子里,看一个个千姿百态的女儿正拈针搭线地忙着绣作,女儿发髻上的凤头钗摇曳一下,发出清泠的丁当声,就有一种窈窕,不是从她身上,而是在她周遭的空气里,生出来。日头偏了,庭院里的的光和影都移了地方,徐徐地,互相错着,错着,然后停住,又有一长段的静止不动。虫啊,鸟啊,都在午眠……

  汪国真曾经说过,对于工作太忙的人来说,读书是一种休息,对于太清闲的人来说,读书是一种工作,所以任何时候,我们都是有理由读书的。

  此时此刻,我对着电脑,敲打着键盘。书桌上,一杯热茶,氤氲着香气,如思绪,盘旋着上升,缠绵悱恻之际,仿佛也要诉说一段陈年的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