掇刀文艺
[诗空间]生命论(组诗)
日期:2018-12-13    文章点击率:216    

生命论(组诗)

                                   

马俊芳

 

病症

 

母亲一辈子,与稻谷、芝麻打交道

这些植物

青了又黄,黄了又青

割了又长,长了又割

它们都不怕疼

就像头发

没有骨头、肉身和血

 

心脏病、类风湿、骨质增生

钻进了母亲身体

如荒草,怎么拔都拔不尽

母亲从不喊疼

母亲仍然每天劳作

母亲在乡下,把自己

活成了一株植物

 

嫁衣

 

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一生与泥土为伴

 

18岁时,母亲

缝制了嫁衣,

把自己

从河东嫁到了河西

 

暑假回乡

母亲捧出一套新衣

微笑着告诉我:这是她

为自己缝制的寿衣

她担心有一天

远在他乡的儿女

来不及准备

 

古稀之年的母亲

又给自己筹备了一次嫁衣

她准备把自己

嫁给一生挚爱的泥土

 

多疑症

 

最近患了多疑症

我怀疑一朵朵向阳花

是一轮轮太阳

我怀疑它们由黄金打造

闪着金属的光泽

我怀疑秋风里

有金属碰击的声响

 

我怀疑一轮太阳就是一张笑脸

这张是外婆慈爱的笑容

那张是母亲温柔的脸庞

再这张是父亲爽朗的

再那张是祖父慈祥的

 

这个中秋节

看见一大片向阳花

就像看见了我的许多亲人

他们脸上长满金黄的皱纹

 

喂养

 

石头在玻璃缸

被清水喂养

清水日渐消瘦

石头,却始终丰满、圆润

 

天空在宇宙被云朵喂养

云朵消逝

而天空,更显辽阔、高远

 

儿女一出生就被父母喂养

子女们越来越光鲜

父母,却日渐衰老

直到变成两堆黄土

仍喂养着荒野的寂静

喂养着人世

尚存的,感恩的心

 

棉桃

 

地上躺着几个棉桃

正在享受日光浴

有的还是青果

有的已裂开嘴

露出满口白花

 

这些低眉顺眼的家伙

外表坚硬

却有柔软的内心

母亲每年都用结满老茧的手

揪出它们洁白的肉体

然后暴晒

 

其实,我母亲

一直是个慈善的人

 

黑豆 绿豆 黄豆

 

大簸箕里晒着许多黄豆

小簸箕里晒着许多绿豆

中簸箕里晒着许多黑豆

乡下的这些有机植物都是球体

却有着不同的半径和周长

也有不同的维生素和矿物质

 

绿豆清热解毒

黄豆补虚开胃

黑豆活血乌发

此时,你有没有觉得

我很像一名医生

 

母亲的菜地

 

很多年不见那片菜地了

那是母亲的菜地

地里有金属碰击的声音

有长胡子玉米露出黄牙齿

红薯弹着钢琴潜行

桔红的脚趾,在黑暗中纠缠不清

还有母亲的气息

江汉平原的泥土味

 

已经好多年不见那片菜地了

我的神经牵扯得很远

抓住了马铃薯的根系

那浅黄色的球体

是童年最美的菜肴

 

我最爱挖马铃薯了

可爱的铲子,一挖就是果实

有时候还会挖出一条大青虫

拖着笨重的乳房

在泥土里逃窜

 

那种叫姜的植物

我起初称它为竹子

母亲笑弯了腰

抖落了半辈子的烟尘

 

蚜虫在卷心菜里,偷吃维生素

蚂蚁刚从韭菜尖上返回

一声鸡鸣划破了宁静

我又听见母亲衰老的咳嗽声

 

生命论

 

(一)

光阴足够漫长

足够寒号鸟得过且过

 

一株芦苇

在虚空中衰败、死亡

所真正生活的

只是人生的一小部分

其余的

不是生命,是灰烬

 

(二)

众生于红尘相遇

互相索取阳光和雨露

生命需要清心寡欲

需要得越少

越接近神灵

 

(三)

日夜劳作

机器零件逐渐老化

骨头的痛,千丝万缕

一副身板,看似完美无缺

体内,早已锈迹斑斑

 

然而,不屈的魂灵

仍在旷野歌唱

 

(四)

生命是天青色的

适合住进禅房

让性情温和,心地良善

它应有白莲的洁

蒲苇的韧

胡杨的坚

 

它应是一尊古瓷

高贵、硬实

在人世修行,无欲无念

让灵魂,化作

香炉里的一缕青烟

通联:湖北省钟祥市胡集镇荆襄西区小学 43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