掇刀文艺
【散文阅读】船娘
日期:2018-09-18    文章点击率:151    

船  娘

◎张 全

 

世上的船娘有多种。

自隋唐时代起,扬州瘦西湖的船娘,就非常有名。“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说的是一生酷爱山水、风流天下闻的孟浩然去了扬州,“月明桥上看神仙”,应该是他的本意。民国文人郁达夫特意描写过瘦西湖的船娘,“用以撑船的,是一根竹竿,使劲一撑,竹竿一弯,同时身体靠上去着力,臀部腰部的曲线,和竹竿的线条,配合得异常匀称,异常复杂。若当暮雨潇潇的春日,雇一个容颜姣好的船娘,携酒与茶,来瘦西湖上回游半日,倒也是一种赏心的乐事”。

“西湖水滑多娇娘,妙奴十二正芬芳。”杭州西湖的船娘,是文人雅士笔下的美景,自然也会被赋予上暧昧的成色。元末诗人顾瑛在西湖口占过,“十九韦娘著绛纱,金杯玉手载春霞。清歌未了船头去,笑买新妆茉莉花。”

当然,烟雨下江南,无数的水乡小镇,周庄、木渎、乌镇和绍兴的安昌等等,自然少不了撑船荡浆的船夫和船娘了。

我所见到的船娘,在荆山深处,漳河右岸,小漳河的渡口。

漳河从南条荆山的南漳县三景庄老龙洞发源,一路流水向南,在第三个大拐弯处有古编县的遗址,郦道元说编县旧城在东北一百四十里,极有可能在今仙居乡东,而西南有高阳城,即许茂故城。桓温降蛮后需要安定人心和治理漳河水患,不得已才将编县治所南移。    

1958年,新中国水利事业的奠基者们决定修建漳河水库。以其宏大的勇气和革命者的无畏精神,经过8年时间,动用13万民工,修建了总库容量20亿立方的人工水库,彻底根除了漳河水患,使漳东地区人民从水利中获益。漳河水库水域面积有104平方公里,远远望去,库库相连,烟波浩渺,群岛竞秀,湖汊众多。“一树晴明生翠屿,白云长向楚山居。气吞漳澨回风转,水激烟墩丽泽余。江上空传王粲赋,闸头并启惠民渠。天工开物垂千代,十万农人永作书。”这是我对漳河水库建设者的礼赞。

初夏的傍午时分,街边人们正在不紧不慢地准备午饭,一路几经察访,我们来到了小漳河渡口。烈日下,水波依旧荡漾,清幽幽的不见河底。一条约载200吨的机驳船停靠在岸边,四周无人,形同野渡。我正在指挥司机掉头返回,忽然听到对面的响声,回首远望过去,有一户人家住在对岸的坡上,两层粉白的小楼映在绿树丛中。一条更小的载人船正破波斩浪行驶过来,船上的人似乎有喊声,近了才看清楚是一对母子,儿子坐在船中,母亲掌着舵手。到了岸边,儿子跳下来系好船绳,母亲才熄火上岸。这儿子约摸30岁不到,母亲有50来岁了,儿子自顾着去发动大船的机器,剩下我和他母亲交谈着。她那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中等略瘦的个子,手上有不少粗茧,麻麻利利的,她一边缓慢地放下轮盘缆绳让跳板靠岸,一边和我说话。她承包经营这个渡口有十几年了,船都有了更新和验证,现在渡一辆小车收35元,大车收40元。放罢缆绳,她去跳板头上搁上枕木,为的方便小车上下,等小车上船,又要将枕木还归原处。说话间,我也搭一把手,问她中午这渡口附近吃饭的地方,她说没有,不过有时来些钓鱼的客人,在她家搭伙吃过饭。

我心里暗暗有些触动,大中午热辣辣的太阳底下,为了挣35元钱,母亲带着儿子赶过来渡我,在没地方吃饭的时候,何尝不能求助于她呢。于是我们商定了两个农家小菜和鱼,她就开着小船飞奔而去。

30岁的儿子不紧不慢地开着驳船,启动、掉头、前进、再掉头、靠岸,等我们上岸到了他家里,他母亲已经在厨房里劳作了十几分钟了。他父亲也是个干瘦的农人,古铜色的皮肤是晒久了太阳的结果,从菜地里摘了几根茄子回来。鱼是自己从漳河里捕的,腊肉是自己家喂养的猪杀了熏制的,茄子黄瓜辣椒是自己菜地里种的,相对于我们过惯了城里生活的人来说,这顿午饭吃得好香好有价值。

渡口自然有不少南来北往的人。我当着父子俩的面,用教师爷式的口吻说,能不能多种点菜地、多养点猪呢?儿媳妇抢着道,“没人呢,那么多的事谁来做呀”。我看了她一眼,在边玩着手机边哄着差不多2岁的小孩,她的身体已经超过了标准体重。

我小的时候,看到母亲将小妹妹放在枷椅子上,忙完公家田里再忙私家菜地里的活,早上还要捶洗晾晒一家人的衣服,吃饭喂奶都不好好歇,总之是不停地忙碌。在她去世前的一天,还在山上扒了一背笼的松针毛柴。我们年轻的一代,难道就不能继承一点点劳作的命吗?

吃完饭,我们开心地告别。继续行走荆山大山里弯曲的山路,沿着溪流走,要经过7道拐弯才能走上大路,还是这位船娘母亲反复给司机清楚地指引,才走出去的,他们父子俩对走山路始终嚅嚅不清。

看来,这个渡口的家庭,全靠在这位母亲劳动和安排上了。

(通联:武汉市江汉区西北湖路2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