掇刀文艺
【诗空间】冷空气侵袭古三国战场(组诗)
日期:2018-09-12    文章点击率:205    

《冷空气侵袭古三国战场》组诗

 

诗/马俊芳

 

◎ 黑豆 绿豆 黄豆

 

大簸箕里晒着许多黄豆

中簸箕里晒着许多黑豆

小簸箕里晒着许多绿豆

乡下的这些有机植物都是球体

却有着不同的半径和周长

也有不同的维生素和矿物质

 

绿豆清热解毒

黄豆补虚开胃

黑豆活血乌发

此时,你有没有觉得

我很像一名医生

 

◎ 棉桃

 

地上躺着几个棉桃

正在享受日光浴

有的还是青果

有的已裂开嘴

露出满口白花

 

这些低眉顺眼的家伙

外表坚硬

却有柔软的内心

母亲每年都用结满老茧的手

揪出它们洁白的肉体

然后暴晒

 

其实,我母亲

一直是个慈善的人

 

◎ 草民

 

菜地里长满红萝卜

这些无骨之物

都是真正的草民

一生顺从着母亲

发芽、生长,直到成为盘中餐

 

它们有着雷同的表情

相同的绿裙子、红脸蛋

总是在秋冬季节

泛滥成灾

 

◎ 病症

 

母亲一辈子,与稻谷、芝麻打交道

这些植物

青了又黄,黄了又青

割了又长,长了又割

它们都不怕疼

就像头发

没有骨头、肉身和血

 

心脏病、类风湿、骨质增生

钻进了母亲身体

如荒草,怎么拔都拔不尽

母亲从不喊疼

母亲仍然每天劳作

母亲在乡下,把自己

活成了一株植物

 

◎ 多疑症

 

最近患了多疑症

我怀疑一朵朵向阳花

是一轮轮太阳

我怀疑它们由黄金打造

闪着金属的光泽

我怀疑秋风里

有金属碰击的声响

 

我怀疑一轮太阳就是一张笑脸

这张是外婆慈爱的笑容

那张是母亲温柔的脸庞

再这张是父亲爽朗的

再那张是祖父慈祥的

 

这个中秋节

看见一大片向阳花

就像看见了我的许多亲人

他们脸上长满金黄的皱纹

 

◎ 喂养

 

石头在玻璃缸

被清水喂养

清水日渐消瘦

石头,却始终丰满、圆润

 

天空在宇宙被云朵喂养

云朵消逝

而天空,更显辽阔、高远

 

儿女一出生就被父母喂养

子女们越来越光鲜

父母,却日渐衰老

直到变成两堆黄土

仍喂养着荒野的寂静

喂养着人世

尚存的,感恩的心

 

◎ 竹子开花

 

在家乡的竹林边

看见了红的、白的野蔷薇

她们花枝招展,在阳光下

妩媚地笑

 

我开始变得稀里糊涂

忘了这里卧虎藏龙

刚出手就被刺了一剑

指头上冒出

一粒小小的樱花

 

我很倔,亮出绝世武功

破了这桃花阵

然后,将红的、白的花朵

插进竹枝间

让竹子也开了花

 

◎ 母亲的菜地

 

很多年不见那片菜地了

那是母亲的菜地

地里有金属碰击的声音

有长胡子玉米露出黄牙齿

红薯弹着钢琴潜行

桔红的脚趾,在黑暗中纠缠不清

还有母亲的气息

江汉平原的泥土味

 

已经好多年不见那片菜地了

我的神经牵扯得很远

抓住了马铃薯的根系

那浅黄色的球体

是童年最美的菜肴

 

我最爱挖马铃薯了

可爱的铲子,一挖就是果实

有时候还会挖出一条大青虫

拖着笨重的乳房

在泥土里逃窜

 

那种叫姜的植物

我起初称它为竹子

母亲笑弯了腰

抖落了半辈子的烟尘

 

蚜虫在卷心菜里,偷吃维生素

蚂蚁刚从韭菜尖上返回

一声鸡鸣划破了宁静

我又听见母亲衰老的咳嗽声

 

◎ 冷空气侵袭古三国战场

 

清明,冷空气侵袭

古三国战场。雨点落下

一滴一滴,坠入漳河的心脏

 

温柔的春风,注满野性气息

唤醒沉睡的马匹

河面上,群马策过

碧海蓝天的姊妹,风起云涌

大浪淘沙

 

快艇飞驰,水鸟惊飞

河水里跃出众多马匹

它们都有白花花的牙齿

 

有维纳斯从水中诞生

泡沫样的头发在风中飞扬

是桃花水母的模样

 

◎ 黑洞闪着幽暗的光芒

 

夜色下的漳河

是辽阔的银河系

椭圆的腰身、闪亮的银盘里

有数以万计的恒星和星团

 

敲碎透明的的玻璃

就能进入银河系的内核

那里星云密布

黑洞闪着幽暗的光芒

 

◎骨头发出尖叫

 

学校、菜场、家

三点一线

家、学校、菜场

一线三点

 

头晕、恶心、耳鸣

把颈椎折磨成神经

大椎穴、百会穴、风池穴

成了按摩手的宠妃

第三根骨头还发出尖叫

“看你还低头”

 

我当没听见

起身做做扭脖子运动

贴上一剂千山活血膏

继续改作业

气得颈椎咯吱咯吱响

 

凤栖梧桐

 

诸葛亮非刘备不出深山

凤凰也身怀宇宙

非梧桐不栖

 

梧桐树大酒店

因三棵梧桐而命名

两只鸟巢躺在枝桠间,安稳地阐释着美学

立在窗口,我听见巣内清脆的凤鸣声

 

有风吹过,万千手掌在欢呼

在谈论艺术与现实的关系

 

蟋蟀之死

 

为了让大众知道

你是如何死的

我特意写了这首诗

算是给你的祭文



你的身体里,充满阳光的味道

深褐色的外衣,裹不住对爱的渴望

也许你是出来会情人的

藏着心虚,带着慌张

连蹦带跳,跌跌撞撞

一不小心,钻进我的笔套



那是我画水墨画丢失的

一支小白云的笔套

此时,透明的它

被你填充成褐色

笔套外,露出你的两节细腿

你越慌张越往里钻

越钻就套得越牢



你做梦也没想到吧

你成了一个,装在套子里的情人

这就是你悲惨的一生

 

◎ 篆

 

锋利的刻刀

在古老的骨头上镂花

疼痛一种深刻的美

花纹,细如秀发

在冰冷的石头上发芽

 

篆,如上个世纪的女人

难以接近

惟有情人的手

才能让她重新复活

 

◎ 印象

 

我从潘天寿的水墨里走出

只想留下,一个写意印象

 

这个印象,来自梦里水乡

来自江南的小桥流水

来自家乡的那缕炊烟

最好是下点细雨

我着一件素色风衣,在雨中独行

 

有风来自唐朝

卷起衣袖

这是最出色的一笔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钟祥市胡集镇荆襄西区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