掇刀文艺
囚(短篇小说)
日期:2018-09-06    文章点击率:126    

/贺蕾蕾

 

古老师还在一个月之前就接到了王选的电话,王选说古老师,一个月之后我们原初一(3)班在黎城来个大聚会。王选说,古老师,我们同学里出息的可多了,这都是您的功劳,您可一定要来啊。

古老师用手把镜框往额上抬了抬说,你们同学聚吧,我去了你们拘束,反而不好了。

王选在电话那端急了,古老师,您可别这么想,您才比我们大几岁呀。您虽然是我们的老师,但在心里我们更多是把您当姐姐的。

古老师听到这里就笑了,连声答应,好,好。

放下电话,古老师在写字台旁坐下来,她在回忆3班有哪些人。3班有哪些人,她真有些不记得了。

王选所在的那个初一(3)班,她只带了一年,然后学校给孩子们统一分班,她后来被分配到二(2)班,原一(3)班有一些孩子也分在二(2)班,给她印象里深一点的也就是分在2班的孩子们。当然也有例外的,比如王选。王选人机灵,学习成绩好,即使还在3班,不在她的2班,有什么学习上的难题,也还是喜欢找她问。

都说军营里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其实学校也一样,古老师教过的学生能被她记得的也是不太多的。

古老师师范毕业那年十八九岁,王选他们也才十二三岁,那时候师范生吃香啊,中专一毕业就被分配到镇初中,为了使自己镇得住这群孩子,她专门为自己挑选了一个看起来能让自己变得更严肃的黑色的大眼镜框。那时候她年青,对教育事业充满了热情,也是真想在这上面做出文章,做点成绩出来。学校是镇里新建的中学,为了让新学校快速成熟起来,校长、教导主任,乃至教师都是从各个乡村学校挑来的骨干,像古老师这样刚从学校分配下来的年轻老师,整个学校也就只有她了。当然,后来每年都有补充进来的师范毕业生,但古老师是作为新学校开办的第一批也是第一位师范毕业生。

古老师还在镇中学教书,她今年刚刚过四十,在教育战线上已有二十二年了,她如今是这所镇中学的教导主任,在事业上她也没有更高的追求了。反而是王选他们,可真是争气,他在市政府给市长做秘书,前途不可限量啊。

每年王选回两次老家,要专门绕了弯来看她。像王选这样的学生不多。

古老师很知足。

古老师有个女儿在省城读大学,现在最让她操心的就是女儿谈恋爱的事。古老师毕业三年后和镇政府的一个小干部结婚。古老师的女儿在省城读大一,按理说大学生谈恋爱是人之常情。但古老师考虑的比一般人长远。她认为女孩子过早恋爱并不利于今后的成长。女儿以后还得考研,再怎么恋爱也是大学毕业之后的事情。古老师对丈夫说,你打个电话让她回家一趟,得当面和她谈谈。她现在那个对象何芳和我说过,人倒是有才华,可家里条件不好。何芳是古老师的学生,和古老师的女儿考上的同一所大学。丈夫说,她会有分寸的。古老师说,你怎么对女儿的事这么不上心。青春期的孩子,又没见过什么世面,有什么分寸?古老师的丈夫在理论水平上总是敌不过古老师。古老师的丈夫给他们的女儿微信留言,请她找个周末抽空回趟家。半小时后女儿才回信,她说刚在操场跑步,这个月没空,下个月可能有空也可能没空,有什么事在微信里说。

古老师的丈夫对古老师说,看样子孩子不想回来啊。

不想回来也得回。古老师有点上火了。

我总不能去把她绑回来吧?

谁要你绑?她不是和你亲吗?平时总和你合起伙来反对我。现在要你把她叫回来都叫不来?

那你说怎么办?

古老师说,你下个星期周末不要加班了,我们一起去大学找她。她这样总躲着我们怎么行?

古老师去女儿的大学之前并没有提前告知女儿,她和丈夫风尘仆仆地从小镇赶往省城时,女儿前脚和男友跟着旅行团去了安徽黄山。古老师的学生,也是古老师女儿的好友何芳有些为难。古老师说,何芳,你帮我们劝劝岩岩。何芳不知道以什么身份劝戒好友,因为她自己也正处于恋爱中,但这个她怎么好跟古老师讲呢?

多年来她一直是古老师眼中的“三好生”和乖乖女。

何芳说,古老师,其实现在这个年代大学生谈恋爱很正常,不谈恋爱才不正常呢?

古老师有些惊诧,何芳,你怎么……何芳意识到自己在老师面前有失偏颇,赶紧掩饰说,古老师,您别着急,我一定劝劝她。

古老师和丈夫坐在回程的火车上,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她原本为女儿准备的一大套开解的措辞突然没有用武之地了。她恨不得改乘去安徽黄山的车,希望在黄山截住女儿,但显然,这样做是极不理智的。也许在她到达黄山时,女儿岩岩早已离开了黄山。即使凑巧在黄山遇到了岩岩,以他们母女的对峙关系,女儿也决不会给机会让她讲出那一大套事先准备的心理攻略的。

第一次古老师感受到为人师者的悲哀,为师多年,做了那么多年班主任,给无数学生做通了思想工作,到了女儿这里却怎么也行不通。这么多年,她对女儿各个方面严格要求,女儿虽然有时候是叛逆的,但多数时候都是依顺她的。这样逼着女儿考上了一本,女儿却好象那飞出笼中的小鸟,找到了自由和飞翔的好处,再也不愿意亲近她。

古老师对丈夫抱怨道,这真让人操心。

做父亲的说,孩子都十八岁了,过去这个年纪的姑娘都嫁人了。你把该提醒的提醒她了,剩下的就是她是自己的事了。

古老师说,你总是这个态度,就是有你惯着她,她今天才这样子。

古老师的丈夫问古老师,你说怎么办?

古老师心里想,我要知道怎么办还问你做什么?

古老师决定给女儿写一封信。把对省城准备对她说的话全部写出来。就像丈夫说的,该提醒的,该警告的,全部在这里说吧。也免得当面针锋相对。这样想着,她决定写信时要找一个心平气和的时间。写好之后由丈夫告诉女儿,她母亲给她写的信,让她认真看,用心看。这样一想,古老师心里有了那么一点释然。

一年一度的中秋又到了,古老师要求老师们务必要让这台中秋晚会节目做出成绩。她每天一边抽查新老师的备课情况,一边督导晚会排演情况。

王选提着月饼来看她,和她说起聚会的事情,她早就将此事忘到脑后了。王选说,聚会的事呀,不急,我们还是想凑齐3班的所有的同学,所以还再等等。到春节吧。

王选又说,您到时候一定要参加啊。

王选走后,古老师的丈夫说,这个王选还真不错,毕业这么多年还记得每年往你这个老师这里跑。

古老师说,是啊,带的那些学生里有出息的多了,经常能来看我的也只有他了。

古老师的丈夫说,人和人之间能处到什么样的情份都靠缘份,师生也一样。

古老师说,谁说不是?

古老师说,到时候聚会,你和我一起去吧。王选还专门交待要你一起去呢。

算了,你们师生聚,我去算什么?

你给岩岩的信写了没有。

古老师猛一拍头,你瞧,我天天念叨的事,这段时间一忙竟给忘了。我写了,发她QQ邮箱一个,发她微信一个。都写了一个星期了,那天是要跟你说,让你和她说说的。

她回信息没?

古老师心里有些不安,没有。你现在就和她说。

古老师的丈夫给女儿打电话,女儿说在自习课,不方便接听,有事发微信。

古老师的丈夫给女儿发微信,就古老师给她写信的事做了专门强调。

十分钟后,女儿回信说,爸,我都认真看了。叫妈不要太操心了,该享受的享受,过好她自己的人生。

女儿又回了一条信息,爸,我不糊涂,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古老师的丈夫把信息给古老师看。

古老师说,唉!看来我写的那二千八百字的家书没起作用啊。

怎么没起作用啊,古老师。我们的女儿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她是思想独立的个体,她已经很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人生认识。

孩子长大是会离开的,她不可能一辈子在你的护佑之下。

古老师说,她不是大学还没毕业吗?哪个做父母的不为儿女考虑多。

你能掌控她的思想吗?

不能,你最多只能引导。时代变化这么快,你不用时代的语言和方式跟进她,还用陈旧来约束,你以为她会接受你的引导吗?

古老师不说话了。

冬天来了。学校的女老师们争相去市里的商场为自己购置了漂亮的新款冬衣。古老师也有为自己买一双皮靴的打算。

但她一直懒于动身。

一天下午第一节课结束时,她接到快递公司员工的送货电话,她有些好奇,自己明明没有在网上买东西呀。去学校的门房处,一面走一面打开包裹。是一双裸色的小羊皮靴。快递上的地址、电话和落款显示是女儿的名字。

古老师有些激动。她快步跑回办公室,坐在办公椅子上试着小皮靴。很合脚,穿起来走走,很舒服。她在鞋盒子里翻找,想找到女儿寄给她的只言片语,但没有。除了鞋子什么也没有。之前女儿没有告诉她为她买了一双这样的鞋子。之后女儿也没有问她是否收到一双这样的鞋子。

古老师穿着这双裸色的小羊皮靴走在校园里。

古主任,您这鞋子,多别致啊。

古主任,您这鞋子在哪里买的?

古主任,鞋子真漂亮。我也要买!

古主任,这鞋子设计真好。

年轻而追求时尚的女老师们盯着古老师的小羊皮靴,眼睛里充满了羡慕。

我女儿给我快递寄来的。

同事们都说,古老师,您真有福气呀。

古老师和丈夫说起这个事。

丈夫提起那双鞋子左右看看,估计花了不少钱呢。岩岩前段时间和我说过她做家教的。看来,她还是有些生存能力的。

本来满心欢喜的古老师,又有些失落了。

怎么她什么都不愿意和我说。

腊月二十七,王选给古老师打电话。古老师,我们同学聚会就定明天,腊月二十八,您明天一定要来啊。

古老师笑着说,好!好!!

天上飘着鹅毛大雪。古老师换上最厚的一件羽绒服,穿上岩岩给她买的裸色羊皮靴。戴上围巾,帽子。古老师说,真是好多年没有下这么大的雪了。

古老师的丈夫说,大概有十多年没有下这么大的雪了吧。

你吃了午饭就回来啊。不要被他们一留又吃晚饭。

古老师说好。

到了约聚的地点,同学们都到齐了。他们整齐地戴着一条枣红色的围巾,古老师一到,就有一位女同学将准备好的和他们脖子上戴的一样的围巾送到她手上。

古老师仔细地辨认着每一个人的脸。二十多年了,对于这些学生她大多数都不能叫出名字。

王选一一介绍着。

一个卷头发的女生说,古老师,这么多年不见,您真的是没变化呢?还是那么漂亮。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场面瞬间热闹了。

在大家推杯交盏中。古老师注意到,有一个女生一直是沉默的。

王选说,年玉,我记得你挺外向的一个人啊,怎么现在这么秀气了。

王选说,古老师,还记得吗?年玉,我们3班的班花。

古老师尴尬地笑了。她真的不记得了。

王选说,年玉同学虽然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但她后来又读夜大,自考文凭,攻读硕博。年玉同学现在是东莞一家鞋业公司的总经理,她的奋斗史可以说是一个传奇。今天的聚会就是她召集的。今天我们统一戴的围巾,和聚会结束后的礼品也是她赞助的。

这位叫年玉的女生端起酒杯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冲着古老师走过来,古老师,我敬您。这么多年在外面忙着打工,也没能抽个时间去探望一下您。

古老师连忙起身,也端起杯。

年玉说,古老师,您这样可不好,快二十多年不见,怎么也得喝点白的。

古老师说,我没喝过酒。

年玉喊服务员拿酒杯。

年玉给古老师倒了满杯白酒。

年玉说,古老师,牛奶啥时候不能喝呀?只有白酒才配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

古老师还要推托。

王选说,古老师,您喝,喝不完我给您顶。

大家唱起了《祝酒歌》,场面又热闹又喜庆,古老师不好扫大家兴。所有人敬酒都接了,直把一杯白酒喝完,再不肯续杯。

午餐结束后,年玉说,我请大家唱歌,唱歌和晚餐都算我的。

古老师想起丈夫说的话,就推辞了。

王选说,古老师,您看大家难得有聚,多少年才轮到一回呀。

年玉说,这样,我们晚餐早一点吃,可以吧。

古老师说,你们唱歌,我去KTV和你们坐一小会。我真的是要赶早回去。快春节了,家里很多事要准备的。

古老师,我开车送您回去吧。

古老师说,算了,我自己打个车,也不碍事。

古老师,您就让年玉送吧!

是啊,古老师,我也想回学校再看看啊。

汽车缓慢地在公路上行驶,外面的雪越下越大。

年玉啊,你的老公,孩子和你一起回来了吗?

年玉没有说话。

古老师以为她开车太过专心,没有听见,她想这大雪天的开车也是很危险的,还是不要分散她的注意力了。

古老师觉得有点累,在开有空调的车里,她很快就睡着了。

汽车缓慢地行驶着,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古老师感觉到有个人摇晃着她的双臂。

古老师,古老师,到了,我们下车吧。

古老师睁开睡眼腥松的双眼,拉开车门,走出去,外面白茫茫一片,可这哪里是回到家了。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古老师,真不好意思,我突然有点急事要走,四十五分钟后我再回来接您。您一定要在这里等我,如果您一直走,您会迷路。请您务必保持手机畅通,因为你会收到一条很重要的信息。年玉说完,从车窗里丢下一个充电宝,在古老师还没有反映过来时走了。

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雪地里,古老师有点迷糊。

很多年都没有下这么大的雪了,雪这么大,我看你还是别去了。出门时,古老师的丈夫阻止过她。

不行的。古老师说,孩子们筹备这个聚会很久了。

你看,这么大的雪,从镇上到市里的那条路还没有修好,我怕……

古老师想了想说,要不,我就推了。

嗯,推掉吧。古老师的丈夫说。

古老师刚要给王选打电话,王选的电话反而先打过来了。

王选说,古老师,您在家等着,我来接您。

古老师朝丈夫呶呶嘴说,你看,我是想推掉的,可推不掉呀。

……

此时古老师站在十五厘米厚的积雪中。她的羊皮靴子也抵御不住这户外的严寒。古老师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知道路了就可以给丈夫打电话,他会想办法来接她。古老师观察了很久,从镇上来黎城多次了,可这条路她真不认识。她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年玉为什么突然把她丢下车。如果她真有急事,也应该把她放在一个温暖的地方,比如加油站,或者小卖部,从市区回镇上的路有两个加油站,也有一些沿街的小卖部。我也可以和她一起先去办她的事,把我留在车里总比这里强的吧。古老师觉得年玉有些不靠谱。

对了,王选说年玉现在是女企业家,有她这样的企业家吗?这些做人的事都不懂?

古老师的手冻的有些僵化了,她不住地往手心里哈气,从手包里掏手机时,一不小心手机从手中划落到雪地,她从雪地里捡手机,要先扒开把手机盖住的积雪,从雪心里掏出手机,把手机先装到口袋里,两只手不停地来回搓,搓热乎一点,将王选的号码拔出去。

喂,古老师,您到家了吗?

什么?什么?您在哪?

您不知道在哪?年玉把您一个人丢在了您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

古老师,您开玩笑吗?

年玉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啊,没有道理啊。

这样,您先别急。我先挂电话,您用手机导航看看具体的位置,给我发过来,我找个车去接您。

古老师按照王选说的办法,想先在手机里下载一个导航软件。平时她也不怎么出门,也没有用这个软件。这个时候,她的手机断电了。她想起年玉走之前丢给她的充电宝。她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想,年玉也许真有事,不然也不会给她充电宝。

充电宝是好的,她用自己的充电线接上去就通了电。但网络连接不上,无法下载导航软件。

古老师有些心慌,这么久了这里没有一个人一辆车经过。年玉说他四十五分钟后来,现在已经过了十五分钟了,在雪地里,她的脚冻得有些不听使唤了。

只好前后走走,看看这里有没有人家,或者等待过路的车。古老师这样想着。她暂时还不想给丈夫打电话,她想避免他担心。如果他知道了肯定要她先报警。政府官员看问题下结论,总是快准狠。古老师想,报警的话也等半个小时之后。

古老师走得很快,走了五分钟感觉身体暖和一点了。又走了五分钟,四野漫漫什么也没有。年玉丢下她时,她下意识看了手表是下午五点整,现在是五点二十五。其实五点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虽然有白雪照亮,但古老师还是很害怕。古老师觉得这前二十分钟感觉像呆了两三个小时,还有二十分钟,她不知道怎么熬下去。

五点三十分。

一条短信跳出来。一个陌生的号码。

古老师,你冷吗?

古老师下意识把羽绒服紧了紧。

你是年玉。

是我。

那个当年被你在雪地里罚站的年玉。

当年那个小姑娘也是站在这么厚的雪中,可是没有你的羊皮靴和大羽绒服,也没有你的手套和围巾。

比起我受的罪,您这又算什么呢?

古老师停止朝前走。努力使自己陷入回忆中。

你不记得了吧?

是啊。伤害别人的人永远不会记得她对别人的伤害。

年玉,你回来,我们师生一场,你有什么话我们当面讲。

过了两分钟,年玉没有回信息。

古老师等待着。

古老师把电话拔过去。

对方像是犹疑着,但终于还是接了。

年玉,我们找个地方面对面谈一谈。

当面讲?您当年让我站在雪地里一站就是一堂课,四十五分钟啊,那时我家条件不好,身上穿的小棉袄哪里敌得住严寒。

还有一件事。

那时候我喜欢看书,有一次上晚自习我看鲁迅的小说《呐喊》,结果被小组长没收,我后来在小组长抽屉里把我的小说拿回来了,小组长向你告状。你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问小组长有没有丢别的东西。小组长说没有。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你把我当小偷?就因为我把自己的小说拿回来,你罚我一个人扫六十多人坐的大教室。扫了一个星期。那一个星期同学们做操回来,都在外面等我扫完。而你站在讲台那里也在等我扫完。

你知道你对我的人生打击到底有多大吗?你,对你喜欢的学生,比如王选,经常喊他到你家里开小灶,同学们都怀疑你是不是喜欢他。而对于你不喜欢的学生,你还记得袁涛吗?他也只读了两年就退学了。你就将他的座次从第二排调整到最后一排,对他忽好忽坏,叛逆期的他真是勇敢,敢和你吵,可我不敢,忍气吞声。

你知道袁涛现在在干嘛?算命先生,他在做算命先生。他的慧根深,原是有希望上大学的,这一点你最清楚。

年玉,你说的这些我真的不记得了。如果真的发生过,我向你道歉。

你以为我会接受你的道歉吗?在你伤害我时,你是经过我允许的吗?十三岁的女生,还没有树立一个稳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未来对她来说是混沌的。

你就这样让我认识了世界。这个丑陋的世界。

对不起。

哈哈哈,对不起。你知不知道你不记得的这个事毁掉了我一生的幸福。

那天,就是下的今天这样的鹅毛大雪,天寒地冻。下课后你找我谈话,认定我和王选谈恋爱,上课铃声响了,你让我站在操场的雪地上。雪那么厚,地上又结满冰,六班的于老师看见我可怜我,向你求情。于老师是个男老师,还是别班的老师,一天都没有带过我,他向你求情。你铁面无私,你铁面无私啊,我亲爱的古老师。你那么年轻,又是个女的,你怎么心地那么狠啦?怎么可以那么狠?

电话那端传来年玉的哭声和咆哮声。

那时候我才十三岁,全班同学都嘲笑我早恋。可明明就是你喜欢王选。你这是女人的嫉妒!

没错。我是喜欢王选。就是和他说话多一点了。也没有做什么不顾廉耻,值得你羞辱我的事。什么女生要自重?你跟我说说。我和男生多说两句话就叫不自重了?啊,古老师,你回答我!

年玉,你不要激动。古老师说,对不起!除了对不起,我不知道怎样表达我对你造成的伤害。

你觉得我就仅仅是被你罚站这么简单吗?因为那次体罚,我重感冒一个星期。

我连初中都没读完,那时候不是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吗?你知不知道,我读完初二就掇学了。可你呢?还在教你的书。

我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别人都在念书,我却在给别人打工。

古老师,你难道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对不起。

我自卑、敏感,对人性缺乏信任,这全是拜你所赐,亲爱的古老师。

我发誓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等有朝一日我能平等地站在你面前。指出你当年对我的所作所为。我什么都做过,在酒店给别人当洗碗工,打豆腐,卖雨伞,卖花,卖服装,摆地摊卖小饰品,我受过多少人的白眼,你一辈子也没受过。可是这些都不算事。这么多年,我记得的最深的耻辱是你带给我的。是你在那个下着大雪的下午带给我的。我这一辈子最恨的人就是你,最不想见的人也是你……

对不起。

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王选,你以为是他每年自己去给你拜年,你以为他多感恩你吗?

不是。是我。我花钱请她去拜访你。我要让他帮我看看,你这个伤害过我的有道德的老师,你总是这么好的活在这个世上。可有一个学生被你打动,回来看过你?

……

盲音。

电话被挂断了。

古老师把电话放在耳朵边,一直没有取下来。为了方便接电话,她摘掉手套,现在手指僵硬了。

这时丈夫的电话打来了。他责问她怎么还没有回家。中午饭都吃到晚上了。这时候古老师才觉得自己有点饿,中午大家一起吃饭都是在敬酒,交谈,她没有吃主食。

古老师把这边的情况简单地和丈夫交待了一下。

她是故意的。你赶快报警。古老师的丈夫说。你啊,也太大意了。

古老师说,再等一等。毕竟是我错在先。

你错什么错?老师管教学生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你把她电话号码给我,我让警察联系她,定位她。

古老师同意了。她挂断电话却并不把年玉的电话号码发给丈夫。

六点,如果年玉没带车接你,我就报警!古老师的丈夫给古老师发了这样一条信息。

古老师把电话拔给了王选。

嗯,是有这么个事。年玉她在微信群里提起过一次。

同学们都劝她,说都过去了。那些不愉快的事记得干嘛,不是自找不快啊。

后来,年玉也没说什么了。

王选啊,你实话跟我说我教你们班时,是不是有很多同学不喜欢我啊。

哪有?同学们都觉得你其实什么都好,就是太严格了。

那时候我师范刚毕业缺少带班经验,只按自己的方法行事。应该是有很多做的欠缺的地方。

古老师,你想那么多干嘛?

我刚给年玉打电话,她不接。她真的是太过份了,把您一个人丢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古老师,电话还是无网络信号吗?

那我在这边再继续联系她。

十一

五点五十六分,一辆黑色骄车停在古老师身边。

古老师蹲在路边差点栽倒。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搀扶着她上车。

古老师哆嗦地说不出话来。

古老师,是年总让我来接你的。现在我送你回家。

十二

古老师被降职了。她原是学校教导主任,但凡看见或听见有教职工口头批评或体罚学生,总是当面干涉阻止。甚至在老师们讲课时,她偷偷躲在门外,发现有教师批评体罚学生现象,就给老师们扣绩效分。老师们觉得自己教学无法正常开展了,到校长那里告状。

古老师顶撞了校长,对校长的劝告置若罔闻。

校长取消了古老师教导主任的职务。

校长将新教导主任的文件函交给古老师时,古老师在办公室里,她说,校长,三(1)班是不是有个女生被罚站了?您去向班主任求求情,给她搬个凳子,好吗?

 

通联: 湖北新洋丰肥业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