掇刀人文
周 培 公
日期:2017-07-17    文章点击率:3017  

  周培公,名昌,字培公,湖北省荆门市掇刀区麻城镇官堰村人,生于明崇祯五年(1632年),卒于清康熙四十年(1701年),终年69岁。周培公文武兼备,刚正毅勇,才智过人,恪尽职守,深谙治世之策,深得为人之道,是康熙身边的重要谋臣之一。
  康熙年间刊刻的《湖北先贤诗佩》卷五记载:周昌,字培公,荆门人。父早丧。先生娠甫十岁,李自成讧荆郢间,母孙夫人殉难死,先生落魄无依。为州卒小吏,旋附显者入都门,充内阁供奉。康熙丙辰,固原提督王辅臣叛,先生进谋曰:"关陕天下之脊也,吴逆(三桂)不从川据陕而恋栈常岳间,诚出下策。今辅臣举足轻重,实系天下安危。虽因一时激变通吴、耿(精忠)二逆而心念国恩,犹盲之不忘乎视,痿之不忘乎起也。倘得能言士谕之,必复降。"《清史稿》也清楚地记载了周培公"说降"之事。
  1674年(康熙十三年)腊月,吴三桂等"三藩"起事谋反,策动陕西提督王辅臣在北方反叛呼应。在耿精忠、王辅臣先后发动叛变后,吴三桂曾试图应援、打通与耿、王的联络,使叛乱地区联成一片,迅速压缩对清军的包围圈。康熙看清了吴三桂的战略意图,毫不迟缓地派出大军,从江西、浙江、陕西、甘肃等地阻击吴军,围剿耿、王叛军。当时的西部战场--陕甘地区,为西北边防重地,又近京师;而对朝廷构成直接威胁的主要是王辅臣的叛军,因此,康熙把注意力集中放在西部战场,以恩威并用、剿抚结合的手段,力图尽快扑灭王辅臣的叛乱。1676年(康熙十五年)康熙任命图海为大将军,统辖陕甘征讨大军。王辅臣拥兵自重,以骁勇善战闻名,清将都有点怕他,不敢轻易进兵,他也没把清兵放在眼里,对10万清军围困毫无惧色,目空一切。图海一到平凉,诸将勇气顿增,纷纷请命攻城。周培公向图海上取平凉策,被召为幕僚,他认真分析了当时的形势提出,陕西关中地区是天下脊梁,吴三桂这次造反不及时从云南取道四川进取陕西,而盘踞在湘鄂之间与荆襄官兵对峙,实在太不会算计。现在,王辅臣起来造反,举足轻重,但他的反叛,是情势所逼和舍不得高官厚禄,这好比白内障患者渴望重见光明,又恰似半身不遂者企求站立行走。如果朝廷派个能说会道的人前去劝诫,王辅臣必然会悬崖勒马,投降朝廷。这样也就用不着兴师动众与他们硬碰硬了。图海闻周培公之言,正中下怀,可是眼前并无合适的人可派。王辅臣手下参将黄九畴、布政使龚荣遇(周培公奶娘龚嬷嬷的儿子)与周均是同乡,曾屡劝王辅臣归降,王举棋不定。他们设法将内部情况写成文字,用蜡丸封闭,密送周培公。周培公利用这一有利条件,自告奋勇,主动请缨,愿冒死进城劝降,说:"往而魁,公受其福,往而不继,昌受其祸。"意思是说:如果前去说服了王辅臣,那是大学士的福份;如果遭到不测,自己则死而无怨。
  图海闻听此事后十分高兴,星夜赶写奏本送至京城。康熙皇帝当即传谕周昌进京,并亲自在乾清宫召见。听完周培公的设想后,康熙皇帝嘉封周培公为参议道台、衔一品,赐穿黄马褂,携带谕降诏书,前往平凉招抚。周培公领旨出京,单枪匹马进入王辅臣军营。周培公七进七出,终于说服王辅臣。王辅臣迫于势穷粮尽,听从了周培公的劝告,便派手下一副将随周出城,面见图海,表示投降。图海派人驰报京城,康熙欣喜,颁发大赦令。次日,图海命周培公携带皇帝赦诏,再次进城抚慰。王辅臣派龚荣遇率士民代表出城,向图海献平凉名册,其子王继贞及总兵等上缴吴三桂投递的函札及"平远大将军印""陕西东路总管将军印"各一颗,接受清廷招抚。
  平定王辅臣陕甘叛乱,不仅解除了朝廷的重大威胁,而且剪除了吴三桂在西北的羽翼。朝廷对参战的汉将分别论功行赏,委以重任,多方鼓励和奖赏,使他们忠心耿耿为朝廷效力。周培公对奖赏只有一个要求:母亲孙氏以父死殉节,望皇上能为母请旌。图海奏请康熙皇帝升任周培公为山东登莱道,并对周培公母亲孙氏予以嘉封。1676年(康熙十五年),朝廷诰封其母孙氏为贞烈恭人,加赠夫人衔。其父封赠为朝烈大夫,加赠中奉大夫衔。康熙皇帝还亲自御笔为孙氏撰写祭文,规定了祭祀规格,命布政司堂上官分守武昌道参政吴毓珍办理。周培公在家守孝三年,后到山东任职,因与总兵官意见不合,难以继续共事,仅在任三年,便辞官回到荆门家乡。
  1690年(康熙二十九年),北方少数民族首领葛尔丹率众叛清。赋闲在家的周培公仍不时关注朝廷政事,闻讯后连忙赶写平叛"条呈"送到京城,亦被康熙皇帝采纳,任命周培公为盛京(今沈阳)提督,负责戌边,1701年(康熙四十年),卒于任上。
周培公一生写过不少诗,曾在当时广泛流传。在其陕西军旅时写有:"老去辞家事远游,幽年何故久淹留,燕关秦塞长为客,露竹蝉风早报秋。半壁灯昏人破梦,一声鸡唱月当楼。此时离愁添多少,不见归鞍到郢州。"晚年,他写有一首诗寄朋友、兵部左侍郎张可前,诗云:"青山作障水环洲,遥念名园花事稠。别后孤舟对明月,归来卧病又新秋。门无剥啄皆因懒,邑有流亡徒抱愁。何会与君重会面,晚风同上仲宣楼。"周培公的著作,被收入《介庵草》。

《清史稿》影印件

康熙年间的周培公

  《 康》《雍》《乾》落霞三部曲问世以来,接到不少读者来信。其中很众多的一个内容,竟是问祖宗的,赫舍氏问郝家的,纽祜禄氏问纽家,那拉氏问那家的";"这都是满洲老姓,现在的后人多已有了汉姓:或姓康,或姓郎,或姓王"什么的。汉人也多有问询的,姓熊的、姓张的、姓高的……种种诸姓,祖上衮衮在朝,这会子见了书,有点数"典V忆祖的意味。
  中国人的寻根意识真是不得了。恐怕也是"一国独有,别无分店":是个国粹的罢。别的国粹我不敢说,这一粹我以为还是该应保留承绪的:祖宗有功、有德或曾为世立言张名,子孙要追忆发扬,张大,把""保留下来变成自己的和后代的,这怎么看都是在追求进步。它的理论根据是"敬天法祖",是有存疑的,但就这件事,没有一个秦桧的后代叫嚷"法祖"的,也不见和坤的后代来绪家谱--都有在思索承继祖宗的光荣,这就有上进光大的意思。
但来问祖者,多是";个人行为",单是这一条便使我犯难。第一,我不懂朴学,就算懂,也系延绵,人自不同,族各有异,不可能一一探讨。第二,这三部书是小说,不是历史实录,也就是说,君虽数典忆祖,典忆祖国统一,奈此书不是""是给你看着玩,解闷子的。所以我多应之,您太认真了。问周培公的却是一个小社会。湖北荆门人发了痴,想让我来写点什么。
  现今,我们见到一些"省部级""地厅级"甚至是"县处级",一个个都是出警入跸前呼后拥牛烘烘的"乖乖了不的",这样的级别放在国家级的历史正册中,最多是提名带姓寥寥几笔说说。有的干脆列一个统计表什么的,往格子里一填拉倒,更多的则压根提也不提。特别优秀的如况钟这类人,不过小小一篇文章列在"循吏"之中。所以一个人要真的"丹心照汗青"本来就是极难的事。我说这话,这些省地县""的仁兄们可能不受用。但你自个可以查史籍,看看你这个级别够不够个"列传"什么的。这个是小看你,倘不舒服,肯定是你自己高看了自己一眼。
  但周培公这人在清史稿中有。且存下了不少有关他的笔记资料,列有专条煌煌在目。记载了他""降平凉的事迹。我们当然不可能在史册上见到他的风采的文学表述。但是当时吴三桂造反声势气炎未衰,王辅臣在陕西小败以后固守待援,实力仍不在清兵之下。王辅臣首施两端,身拥重兵,是个很典型的骑墙小人。一个""字透出多少故事·没有极灵的心思,没有极好的口才,没有极大的胆量,这事能办吗·办得下吗·

  周培公的小说形象来源,我就是根据这些资料来 ""的。也许把他说的好了一点,但吴三桂是分裂势力,汉贼。从"不两立"这个原则,周的这行为本身就是民族壮举。再说一遍,这是小说,读着玩的解闷的,也许有时有点"启迪"作用,抛砖引玉作用什么的,但它确不是""。发了痴,才会把这形象是真个的来搞。
  最痴的人,也许就是最聪明的。曹雪芹说"都云作者痴",他其实绝顶聪明,湖北人心思真的很清明,他们居然真的把周培公的祖坟给找出来了,他们在不断地努力寻找周的轶存资料,四方走动八面联络地在搞这件事,这就是证明这方人脑筋好使。因为开发这古人的意味,明摆着不是为了发思古之幽情,也不是为了二月河这本书,而是为了他们那方水土上的公民过得更舒心一点。这意识太现代了。
古人的灵魂现在不知有觉无觉倘有,周培公可以笑一笑的。
尽管有些念过大书的骂,二月河也可以很现代地笑一笑的。(二月河)
  (二月河,本名凌解放,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汉族,1945年出生于山西省昔阳县。高中毕业后入伍,由战士而及副指导员,1978年转业安排在南阳市委宣传部,现任河南省作协副主席。40岁开始文学创作,致力于营建"帝王系列",目前已出版长篇系列历史小说13卷,计500余万字。
此文系二月河应本书编委会之约而专为撰写,题目为编者所加)

  德才载史励后人

  据《周氏族谱》记载:周氏荆门一族为明代江西移民,属汝南郡系,爱莲堂下。周培公是周氏移居荆门后之八代祖,其父辈为周腾龙、启龙、起龙、成龙、化龙、云龙、飞龙、丛龙。这九兄弟并称"九龙""九龙生三公",即培公、执公、玉公,均名显一时。周培公之父周化龙,丧生战场,母孙氏殉节自尽。幼年时,周培公靠奶娘龚氏(龚荣遇的母亲)抚养,供其读书,直到考取举人。周培公所处的时代虽然离我们已有300多年了,但周培公众多的世传口碑,美好的孝道家风,不仅教育着周氏后族,而且影响着当地的政风民风。
  勤奋读书,才智超人。周培公出身贫寒,早年丧父,母亲为保持名节剜目自裁。十岁的培公,见到的是祖父辈留下的三大架书籍,靠邻居龚氏照顾度日。龚氏让自己的儿子龚荣遇去当兵吃皇粮,省下钱粮,艰辛地供培公读书。培公天资聪慧,记忆力特强,勤奋读书,大有进益,参加科教,因在试卷上未避讳皇帝之名而落第,流落街头。康熙皇帝在一次微服私访中,偶然听到周培公和一些举子在议论朝政,发现周培公学识非凡,遂带他回京奏对,赐进士出身,留尚书房行走。
  周培公深知读书之艰难,知识之重要,他功成名就后仍不忘家乡人的读书之事,特在当地办一所义学,让附近的孩子免费入学,又购置一冲农田(又名义田冲),收的租课用作师生束修、文墨费,还在义学周围买义地出租,其租课收入用做义学的维修、扩建。在义学念书的后代学生,都各有所建,以不同方式报效国家。


周昌父母和葬墓的墓茔

  广施教化,维系伦常。周培公身居高官,从不居功自傲,不以势压人,不参与当地政事,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乐意为群众办事。周氏家族家规甚严,修有周氏祠堂,订族谱,立族规,提倡一姓管一姓,各自管好自己的人。如有违章,先由家族管治,再交地方官府。民国初年,周氏祠堂犹存,原有顶戴、宝剑一类周氏遗物由当时官府集中保存,1938年日本入侵该地,建筑被毁。有一块碑文记载着周培公续订的《周氏族谱》尚存,文曰:"周家永文,士学贵作,先宗有应,万世昌盛,功高显名,德大封成,光前耀祖,国家必兴。"由于家族教规森严,在周氏一族中,很少有人犯事,使得周氏子子孙孙都遵循道德遗风,成为一支厚德载物的望族。
  恪守孝道,造福桑梓。周培公辞官回乡尽孝,对父母的孝心感动了康熙,为之制碑赐桑。对有恩于他的龚嬷嬷一家,更是百般呵护,直至为老人家养老送终。为繁荣地方经济,周培公在斗笠岗购买了一片义地,让周边农户在此建房、开店,以致逐步形成了一个小集镇--斗笠一条街。使得南下拾桥、后港、沙市、转皮集、马良、石牌,北上荆门,直接育溪、当阳的商业活动和交通运输快速发展。那时商贾行人来往经过这里总是说斗笠岗热闹、官堰角的饭菜香。一直到解放初期,斗笠岗的义地小集镇都是当地重要的货物集散地和四方来往通道,直至新修荆洋公路,这里的生意才逐渐萧条下来。
  刚正不阿,直谏良言。周培公一生刚正不阿,淡泊名利,敢于直言,深得康熙及其大臣们的赏识。他在献策平定"三藩"叛乱时,据传康熙召见时曾"亲承密旨",这个密旨的内容是:"说服王辅臣,江山平半分",即后人所说,周培公被封为"一字并肩王"。但平定"三藩"后,他却没有接受爵位;他远在盛京戌边,一病不起,却断然拒绝了皇帝的额外施恩;在解决当时农村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上,周培公奏请"女子放足""何不下诏禁止女子缠足,田中劳作的人很快便可增加半数。"康熙准奏颁诏(满族女子是不缠足的)女子放足。在处理国防事务上,他认真分析了当时的社会矛盾,其主要是来自于外国(俄罗斯)侵略和国内分裂主义分子(三藩、葛尔丹、台湾),建言尽可能让满、汉矛盾淡化甚至调和;他带病编制了《皇舆全图》,让康熙皇帝高悬殿内,不忘国家统一,并作为皇子"反省自察"场所的背景,以警后世。
  家教有方,泽被后世。周培公有子周家齐为文林郎,周家麟为海县正堂,周家祥为教谕正堂,周家相为乌程知县,均各有所成。其六子家相,字二南,后来出任浙江乌程知县,能清白自矢,公正执法,广为当地百姓称颂,后因操劳过度,卒于任内,当地百姓把他尊奉为该县的城隍神,长期供奉,以志纪念。周家相在《湖北先贤诗佩》有传,并录有其诗一首。由于家教森严,周家子孙都能遵循传统美德,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淡泊名利,乐于奉献。

摘自《掇刀自古耀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