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线进入战时状态——荆江大堤重点险段踏访记

发布日期:2020-07-07 09:51信息来源:湖北日报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汪训前 汪彤 通讯员 邓祥虎

7月6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溯江而上,踏访监利、江陵、沙市等江段,一睹九曲回肠的荆江大堤如何抵挡滔滔洪水。

7月6日14:00抵监利

监利密圻垴:85米防渗墙创下国内之最

至7月6日8时,长江监利站水位达35.56米,超警戒水位0.06米,成为入梅以来长江湖北段首个超警戒水位的站点。“形势一天比一天逼人,防汛进入战时状态。”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监利分局副局长王继美说,分局组织各堤段迅速行动,87人的专业队伍每天三班轮流巡堤查险,确保辖区51.03公里荆江大堤安全度汛。

在西门渊闸进水渠,浑浊江水漫过堤脚,浸上新修的护坡。 “西门渊闸设计流量50立方米每秒,是监利最大的涵闸,灌溉47.6万亩良田。”闸口负责人朱立明介绍,西门渊闸是他们紧盯的穿堤涵闸,容不得半点马虎。汛情来临,他们每天24小时值守,不放过堤内每一个钻孔、水井等细枝末梢。

离县城4公里的窑圻垴,是荆江大堤有名的险工险段。由于地质结构原因,此处曾经遍布管涌群。“2018年大堤综合整治工程完工,根除了管涌群。”王继美说,窑圻垴防渗墙最深处有85米,相当于20多层楼高,创下国内工程之最。

7月6日15:50抵江陵

江陵铁牛矶:暗流惊心动魄

长江江陵段堤防一般是参照沙市站水位进行布防。

在江陵县郝穴铁牛矶段,一个城市观景台映入眼帘。凭栏远眺,宽阔的江面上泛起薄薄的水雾,对岸约隐约现。

其实,郝穴铁生矶段暗流涌动,惊心动魄。岸边一块警示牌时刻提醒人们:该岸段为历史险工险段,局部堤段堤身挡水、深泓贴岸、迎流顶冲,近岸河床冲刷,岸坡变陡,崩岸预警级别为级。

透过栏栅,探头俯看,果然心头一惊,只见水流湍急,裹着漩涡不断拍打挡水墙,击起浪花。

“以铁牛矶为界,上段河面由宽变窄,下段河面由窄变宽,形成铁生矶卡口,河宽仅740米,为荆江河段最窄处。”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江陵分局主任工程师薛闽说,由于江水冲刷,铁牛矶河床比周边低8米多。“1950年至1975年间,曾发生崩岸险情39次。1998年长江洪水冲刷铁牛矶,局部坦坡遭到毁坏。”

为此,国家安排专项投资1000多万元,彻底整治铁牛矶险段,成为荆江大堤重要的窗口堤段。

虽然不到设防水位,但江陵县做足了防汛准备。在祁家渊段,记者看到应急储备库堆满了防汛物资,有黄沙、瓜米石、卵石和麻袋、塑料编织袋等。

“分局干部职工三班倒,全部上堤查险。”薛闽说,他们紧绷一根弦,确保辖区66公里大堤安全。

7月6日17:30抵沙市区

沙市观音矶:“千里眼”守护大堤

至7月6日8时,长江沙市站水位41.45米,距设防水位0.55米。

记者沿着荆江大堤继续溯流而上,除了滔滔江水,堤防绿化带非常养眼。

在沙市区观音矶段,来堤上宝塔公园乘凉的市民络绎不绝。矶头旁,一套标有“长江通信”的视频监控器360度旋转,仿佛哨兵一般,警觉地守护大堤。

观音矶位于荆江三大河湾之一的沙市河湾凹岸上首,对荆江河势变化、荆江大堤的安危、岸坡稳定意义重大。由于河道弯曲,泄洪不畅,历史上是重点险工险段,极易溃堤成灾。

“1998年洪水过后,国家加大对水利设施的投资,在建设主体工程的同时,也非常重视堤防管理设施的完善。”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这套视频监测系统属于长江堤防安全监测设施,可用于沉降观测、渗流监测、水雨情测报,对防汛调度起到了重要作用。截至目前,该局已自建光缆线路1000余公里,各类监控站点70余个、传输站点20余个,主要分布于荆江流域险工险段、各类涵闸及重点防守部位,保证防汛指令上传下达,提高堤防现代化管理水平。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